我倒不是对机器学习有什么莫名的偏见。事实上有些只能用机器学习搞定的东西我也很支持用机器学习解决,比如 waifu2x 这种增加图片分辨率的或者 Spleeter 这种分离人声和伴奏的,用传统的分离人声的方法就是不能完美解决这类问题,而机器学习模糊分类则可以无限接近完美解决。我讨厌的有两个,一个是传统方法很好解决的东西非要用机器学习解决,另一个是混乱的机器学习项目,后者更严重。

好久没更新非技术类博文了。可能很多人不但丢掉了阅读的习惯,连书店都不去了,书店都沦为练习册店,学生们更加对书店敬而远之,这种恶性循环实在是可悲又无趣的事情。

今天和同学一起去了书店,在常规意义的书店而非练习册店的部分发现了一些有趣或奇怪的书名,很有槽点,让人想要吐槽。于是拍了点照片发到这里。

GNOME Shell 有个令人很不爽的“特性”,它的输入法列表使用的是最近使用优先排列。也就是说当你有三个或以上输入法的时候,比如我,我有英文简体中文和日语输入法,我经常在中英之间切换,这没什么,前两个总是中英所以按一次就可以在这两个之间切换,但假如我偶尔用了一次日语输入法,我的列表就被打乱了,我不清楚按几下才能切回中文,并且再切到英文也得看一眼才能知道。

说来惭愧,我一直记不太清 GObject 到底是怎么用的,毕竟作为一个写过 C++ 和 Python 然后常用 JS 的人来说,面向对象的实现是非常自然的,不需要考虑为什么。所以我总是看着一大堆类型转换和分散的定义以及各种 chain up 感到眩晕。而 GObject 的文档写的也相当分散,有种管中窥豹之感。

我自己对暗色模式其实是没什么兴趣的,因为设计一种配色就已经让我绞尽脑汁了,还要我设计另一种。但是我也确实意识到暗色模式在晚上玩手机实在是很方便,而且做这个也很流行,于是我也做了一个,只是因为我能做到。

由于笔记本散热和性能实在是不适合打游戏(有一说一,Optimus 双显卡还是没有直接单卡来得爽),所以很早就想组装一台台式机。特别是最近一直和高中同桌玩 Dota2,我的笔记本如果直播 Dota2,直播推流就会十分卡顿,而我又不想像 CSGO 一样降低画质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