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OME Shell 有个令人很不爽的“特性”,它的输入法列表使用的是最近使用优先排列。也就是说当你有三个或以上输入法的时候,比如我,我有英文简体中文和日语输入法,我经常在中英之间切换,这没什么,前两个总是中英所以按一次就可以在这两个之间切换,但假如我偶尔用了一次日语输入法,我的列表就被打乱了,我不清楚按几下才能切回中文,并且再切到英文也得看一眼才能知道。

说来惭愧,我一直记不太清 GObject 到底是怎么用的,毕竟作为一个写过 C++ 和 Python 然后常用 JS 的人来说,面向对象的实现是非常自然的,不需要考虑为什么。所以我总是看着一大堆类型转换和分散的定义以及各种 chain up 感到眩晕。而 GObject 的文档写的也相当分散,有种管中窥豹之感。

我自己对暗色模式其实是没什么兴趣的,因为设计一种配色就已经让我绞尽脑汁了,还要我设计另一种。但是我也确实意识到暗色模式在晚上玩手机实在是很方便,而且做这个也很流行,于是我也做了一个,只是因为我能做到。

由于笔记本散热和性能实在是不适合打游戏(有一说一,Optimus 双显卡还是没有直接单卡来得爽),所以很早就想组装一台台式机。特别是最近一直和高中同桌玩 Dota2,我的笔记本如果直播 Dota2,直播推流就会十分卡顿,而我又不想像 CSGO 一样降低画质玩。

最近在写一个 Wayland Compositor,虽然我以前大概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并不是很清楚它和 Xserver 有什么区别,虽然 fc 老师的这篇文章 写的相当不错,但我一点也不懂 X 所以看的迷迷糊糊。偶然读了 这篇文章 发现十分不错,但因为是英文文章读起来很累,打算把一些理解的内容记下来。顺便说一下,原文是带示例的,效果非常不错,建议有时间的人慢慢看一遍。

需求

以前我一直使用树莓派 + 移动硬盘做 Samba 服务器,好处是完全静音,功耗很低,但是树莓派 2 的网络性能差强人意,并且 USB 2.0 的速度也赶不上移动硬盘的速度,看电影什么的只是能看,要花好长时间缓冲,并且我一直开着,对树莓派的电源也不是很放心。特别是我还拆下来一块笔记本上的 1TB 机械硬盘,完全没法装在树莓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