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反应还是挺快的,现在这篇博客已经不是精选摘要了。
可能有人在 Google 搜索 “WireGuard 原理” 然后发现精选摘要是这篇博文,这给我带来了很多流量。但我还是要摸着良心说这篇博文并没有涉及到什么深层次具体的 WireGuard 原理,只是简单的配置使用记录。我不知道为什么 Google 会依据文章里唯一的一个“原理”就认为这篇文章是讲述 WireGuard 原理的,我不想误人子弟,所以已经删掉了唯一的一处关键词。我个人建议直接访问 WireGuard 的官网或者 Wikipedia 页面来查找有关它的原理的资料。
由于时间久远,记录的事物可能已经改变,作者不能保证此时页面内容完全正确,请不要完全参考。

需求

本来想给内网的树莓派做 frp 一类的公网映射以便能够在外面访问 Samba 服务器,但是后来想想似乎把设备暴露在公网不太安全。换个角度想,其实没有必要把树莓派映射出去,只要能够连接进来就好了。所以选用 VPN 建虚拟专用网就好了,这里使用的 WireGuard 将我的各个设备连到一个子网内部。

这篇文章记录的内容已经过时了,现在 Hikaru 不再使用 js-yaml 和 moment-timezone 并且仅仅使用 Date 对象解析时间,不进行任何处理。用户应该使用 ISO 6801 的日期时间格式指定时区,主题应该自己解决格式化输出的需求。

开始之前先来一段惊喜:我是在中国标准时间 21 点写的这篇文章,但我在 front matter 写的是 21:00:00 并解析为东京时间。

这个是给 2018 级 C 语言辅导准备的文档,写来写去写了好多,索性在网站也发一份。有很多是我觉得老师不会讲,但一开始很难理解,不理解又听不懂的,有学 C 的可以看一看。

九月的最后一天,我的网站突破了八万访问量。

本来有好多可以随便写一点来掩盖自己“九月就要过去了我什么也没写”的恐慌感,比如接着写一篇有关怎么画立方体的 OpenGL 教程,比如还没有文档的 Hikaru 代码里有哪些奇怪的解决方案和奇怪的设定,比如我最近又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代码(没有)。

但与其随便说说外界的事情,不如把自己随便想的东西写出来更加严肃。

我花了好久来阅读和实践 Learn OpenGL CN 上面的 OpenGL 教程,尽管它是大家推荐的最容易懂也比较新的教程,里面一些东西还是会让人觉得一头雾水。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来尝试那些教程没有写成文字的部分并确定它们是如何工作的。也许对于一个有足够经验的人来说这些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我觉得新人知道这些以后可以更快的继续学习,而不是花费时间在诸如“这段代码干了什么?”“为什么我的黑屏了?”“如果我想编写一个更复杂的图形程序,该怎么把这些复制过来的代码拆开?”的问题上。

这个页面记录的方案已经被作者放弃,并且由于时间久远,作者不能保证此页面内容的正确与否,请不要完全参考。

昨天听说微软要收购 GitHub 了,对于我一个专业微软受害者,虽然它洗白了,但还是有着本能的不信任。同时软粉认软做父的样子我是断然接受不了的(“我微软爸爸天下第一!”“你怎么能不喜欢我微软爸爸呢!”“我微软爸爸什么时候坑过你!”),你自己喜欢就喜欢,我讨厌是我的事情,希望各位嘴下留情,不要给我喷成筛子。

大约从我写好 ARIA (指把我自己的网站换成它做主题)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它有了 20 个 Star4 个 Issue128 个 Commit(都是我自己,残念啊)。大概算是我现在最得意的项目,当然不排除以后也是。

虽然这么说有点敷衍,但是我是和一些无聊的人进行了一点无谓的争执 —— 我讨厌辩论,所以尽可能把这种冲动压制在一点 —— 所以我现在来写这篇文章,聊聊那些代码里面没有告诉你的事情。写点经过脑子的思考总是有用处的,不仅是对自己而言。

在 GitHub Pages 支持自定义域名开启 HTTPS 之前,我是使用 CloudFlare 的 CDN 中转来启用 HTTPS 的,缺点也很明显,就是面对国内访问的时候 CloudFlare 的 CDN 简直是逆加速,还不如直连 GitHub 的速度呢。

GitHub 在 2016 年开启了 *.github.io 域名的 HTTPS 访问,在今年的 5 月 1 日,终于开启了对自定义域名的 HTTPS 支持。这篇文章将会介绍一下开启的办法和中间容易踩的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