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想知道你对我博客的看法!方便请到 关于 页面留下评论!

Arch Linux 的官方仓库里终于有 GNOME 44 了,今天更新了一下系统,在思考出怎么解决 DaVinci Resolve 一定要去加载 onetbb 里面 intel 的 OpenCL 实现之前,我遇到了一个更奇怪的问题:所有的 XWayland 程序都显示不出来窗口,程序启动了,没有报……

事先叠 buff:我不是说 use-package 一定要这么用,我也不是说所用不用 use-package 的人都不好,我只是说我觉得应该这样用 use-package 比较合适。 use-package 是个好东西,因为它解决了 Emacs 插件包从安装到配置的全过程,可以让配置更结构化。不过也……

每年写年终总结我都会拖很晚,因为基本上我写博客是看心情,最近事情比较多,其实也打算再拖几天的,但是实在是不想回家之后写,所以不得不今天仓促动手。

然后实际上我不喜欢分类列提纲的写法,我本质上比较倾向于文学性的写法或者就是想到什么写什么,不过最近我在翻以前的年终总结的时候发现事情总是记的乱七八糟而且有些我都想不起来出现在哪篇文章里了,这当然可能也和我写完年终总结从来不看有关系,反正这次打算试一下分类的写法。

按照惯例还是要感慨一句时间过得真快,仅仅只是靠记忆的话,就会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就过了一年。写年终总结的时候到处翻一下记录,才会意识到自己其实做了不少事情。

最近我终于决定买了一个 YubiKey 5C,说出来不怕各位笑话,我买这玩意最初的动机只是觉得每次开机和解锁输密码太麻烦(但是为什么我不觉得 sudo 输密码麻烦呢?)。这还和我之前处理了一个 openSUSE 的 PAM 问题有关,我发现 GDM 有好几种不同的 PAM 配置,除了平时用的 gdm……

令人出乎意料,我竟然是 DaVinci Resolve(后面都简称达芬奇了)的付费用户。虽然它不是开源软件,但是有很好的 Linux 支持,使用体验和功能都是同类中的佼佼者,而且收费也相当合理。我选择付费一个原因是你支持我,我就支持你,这其实和我支持 Steam 和 Valve 的理由差不多。另一个……

黑夜让我选了黑色的主题,但是有些程序非要寻找光明? 我自认为不是个对应用程序外观有着病态一致性要求的人,我也从不介意一些个性化的程序选择自己的特殊样式。所以当 GTK 4 推荐的 libadwaita 不再支持传统的 GTK 主题的时候我也没什么反应:毕竟这玩意默认的样式看起来还挺好看的。但即使是我……

我发现这篇杂糅了关于设置 Zeroconf 的 mDNS 的需求和关于 Linux 下面 DNS 解析到底是怎么工作的描述,如果你只对后者感兴趣,请阅读最新的 谁动了我的 DNS 解析?(重制版)
如果有人看到这个标题以为是什么科学上网相关然后高兴地点进来的话不要怪我,我其实想说的是 Linux 上有关 DNS 解析的流程,这个标题显然是化用自《谁动了我的奶酪?》,即使我并没有读过这本书。我计网真的没认真听课,写的内容都是我现学现卖的,有不对的希望读者指正。

想必把 2018 年的 DARLING in the FRANXX (名字太长了,后面简称 DitF 吧)称作有争议的作品应该不会有人反对,不过我恰好是个不喜欢追新番的人,不然也许我在 2018 年写篇关于这个的博客应该会能获得不少点击量。总之我在 2022 年下载了全集并且几乎是不间断的在三天之内看完了,可能不是特别好评价,但是觉得还是得写点什么。如果读者觉得“怎么复读了很多已有的观点”或者“和我想看的完全不一样”,还麻烦多包涵或者自行关闭标签页。

// 新来的!如果你看到这段注释,说明上一个负责重构这个项目的程序员已经被气死了!
// 请你把下一行的数字加一,然后祝你好运!
// 63

起因是昨天晚上吃完饭回家路上和铁道迷闲聊说起他正在重写的 PHP 项目。于是我随口编了一个 恐怖 段子。

上一篇:可能只适合我自己的 RIME 配置

这一篇的原因是我最近在偶然间刷博客刷到一篇 讲 RIME 简体输入方案的文章,里面提到说朙月拼音因为是繁体转简体所以会出现各种错误(其实我个人倒是没怎么遇到过),然后推荐了一个完全针对简体字的输入方案 极光拼音,我自己其实只会输入简体字,不怎么需要输入繁体字的功能,所以打算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