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day I wake up, finding that I am on one of the most crazy trips in my life. It has been into my dream for many times, but now it comes into reality, which becomes the best birthday present.

如果你直接使用 AUR 里 UnityHub 的 PKGBUILD 安装会出一些问题。解决方案也很简单。 首先似乎 PKGBUILD 下载的版本很奇怪,不管你在 Unity 论坛里哪个链接下载的版本其实都是一个,并且和 PKGBUILD 里面的不一样,解决方法就是自己计算一下 md5 然后替换掉 P…

我不是很能欣赏花。

我的鼻子并不懂得花的芬芳,我的眼睛也不是很了解花的鲜艳,大部分情况下,我连分辨花种类的兴趣都没有。但我今天还是认出了一株玉兰树,就像我高中楼门口两侧的玉兰树一样,开着白色花瓣。

最近我编写了一个 Android 的视频壁纸应用(GitHub Repo),一开始觉得并没有什么难写的地方,应该很快就可以写出来,但是后来发现我想的太简单了。或许你也看过许多写视频壁纸的教程,但我发现他们都有一些问题,写出来的程序基本不能用,所以我打算在这里写一下如何编写一个可以发布的 Android 视频壁纸,而不是一个 demo。

由于时间久远,记录的事物可能已经改变,作者不能保证此时页面内容完全正确,请不要完全参考。

对于一些 GNOME 比较核心的程序比如 GNOME Shell,调试的时候没办法简单的运行,需要构建一个隔离的环境然后替代系统的 WM。GNOME 项目使用 JHBuild 构建这个环境。我的系统是 Arch Linux,介绍一下中间遇到的一些问题。

Google 反应还是挺快的,现在这篇博客已经不是精选摘要了。
可能有人在 Google 搜索 “WireGuard 原理” 然后发现精选摘要是这篇博文,这给我带来了很多流量。但我还是要摸着良心说这篇博文并没有涉及到什么深层次具体的 WireGuard 原理,只是简单的配置使用记录。我不知道为什么 Google 会依据文章里唯一的一个“原理”就认为这篇文章是讲述 WireGuard 原理的,我不想误人子弟,所以已经删掉了唯一的一处关键词。我个人建议直接访问 WireGuard 的官网或者 Wikipedia 页面来查找有关它的原理的资料。
由于时间久远,记录的事物可能已经改变,作者不能保证此时页面内容完全正确,请不要完全参考。

需求

本来想给内网的树莓派做 frp 一类的公网映射以便能够在外面访问 Samba 服务器,但是后来想想似乎把设备暴露在公网不太安全。换个角度想,其实没有必要把树莓派映射出去,只要能够连接进来就好了。所以选用 VPN 建虚拟专用网就好了,这里使用的 WireGuard 将我的各个设备连到一个子网内部。